J&H SHINE FILM

金禾陽光影視,塑造企業靈魂

這個場面是我今年看過最震撼的視效之一

來源:影視工業網

《深海浩劫》改編自真實事件,講述一隊石油工人在面臨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人為災難時,以無上的勇氣和堅定的意志,與災難搏斗奮力自救的12小時的故事(真特么主旋律)。
真特么壯觀!這個場面是我今年看過最震撼的視效之一
離岸40英里以外,廣闊的墨西哥灣洋面上矗立著世界頂尖的海上鉆井平臺——“深水地平線”。平臺副經理麥克·威廉姆斯(馬克·沃爾伯格飾演)帶領自己的團隊即將完成一次破紀錄深度的鉆井作業。不料突發井壓不穩和壓沖導致緊急安全系統失靈,隨即引發連環爆炸,深海原油沖破井蓋噴涌出來,形成數十米高的油柱,沖天大火隨之而來。數百萬噸原 油傾瀉而出,整個鉆井平臺及附近的海平面都被遮天濃煙和熊熊大火包圍,變成人間煉獄,126名鉆井工人被困其中。因火勢太大,海上救援隊伍無法靠近。麥克帶領幾名勇敢的同伴,展開自救行動。他們搜救傷者、安排撤離,堅守到最后一刻。鉆井平臺即將沉沒,麥克和他的同伴必須在水深火熱之中逃出生天。

今天其實想重點說說這片的特效,恩,沒錯這片是工業光魔做的,所以這片文章是這片的視效總監Craig Hammack采訪,老人家之前做過《明日世界》《超級戰艦》,其實更主要的是他說的很實在,并且深入淺出,讓人看得懂,還能了解到做法。真的是完完整整的再現了工業光魔如何做特效的流程,也講了后面跳海的長鏡頭是如何拍的。廢話不多說了,趕緊看吧!


文章地址:artofvfx.com   翻譯:Pan Xianwen

關于視覺特效,導演是什么態度,有什么期待?

彼得要的是真實感,過去的經驗告訴他,這部電影真實感很重要。他把鏡頭推到盡可能的遠,布景要多大有多大、要多逼真有多逼真,視覺特效要在確保所有人安全的前提下,盡可能的龐大復雜,最后,用真人演員表現局面有多危險,所以后期有許多工作要做。

他對視覺特效的期待就是將觀眾卷進電影情境的混亂中,感同身受地去體會角色是如何抗爭、以及如何試圖阻止災難、等到災難最終發生時,又是如何拯救所有人性命的。他一直跟我說,他知道工業光魔能做得多漂亮,但是,這不是他想要的。從曝光到畫幅、到人鏡頭效果,他想要一種“臟臟的”感覺,他希望觀眾能夠感受到熱度、氣味和煙霧。

與導演彼得?博格合作下來是什么感覺?

精疲力竭。導演是個非常熱情的家伙,他想講好一個緊張到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故事。并且導演希望他的身邊都是他可以信任、了解他需要的人,我是一張新面孔,而我坐這個位置(視效總監),需要我們一見面就得信任我。視覺特效是很滑稽,你要花很長時間承諾你能做到多棒,并且要求別人給予你耐心和信心。像這樣一部電影,這樣的要求不是小事,但是導演在這方面有經驗,他了解工業光魔的做事風格。

你在工業光魔是如何組織工作的?

工業光魔是一家全球化公司,我們盡量利用這一優勢,將工作派發下去,保持高效率。先是由我們的舊金山工作室打頭陣,然后大量極為復雜的工作被交到溫哥華和倫敦團隊手中。

拍攝與后期制作期間,通常一天是怎么安排的?

或許能想象,本片的拍攝分為兩部分:白天的走路和對話鏡頭,還有夜里的災難鏡頭。我們拍了大量的夜間鏡頭。
我來介紹一下片場夜里的工作情況,我會在天黑前一個小時左右抵達片場,隨便吃點東西,跟片場視效組另外兩名成員碰頭。然后,我要確認晚上會用到的設備全部到位,再然后,我要爬很長一段樓梯到18米高的平臺上,等爬到平臺上,我會繞著鉆井走一圈,跟各部門對一下晚上的分鏡頭表,確保沒有任何棘手的問題。然后,我們會開一個安全會議,就開始工作了。

導演拍得快,大量手持攝影機的使用,意味著我們不必花時間等特效裝置搭建和安全檢查,我們同樣可以加快速度。當你在一個18米高、又以暴風雨和大風著稱的地方,那么像搭建綠屏之類的選擇就是極為有限的。我知道導演想把電影拍出一種“臟臟的樸實”,所以說,我最不應該做的事,就是出于方便后期工作的考慮,設置各種規則。我的任務是杜絕任何可能破壞視覺特效的事,然后密切關注在拍攝過程中發揮最大作用的部門,這樣我就可以建議做一些微調,以簡化操作、降低成本,同時也不妨礙其它部門走質樸路線。有時候,我們會一直拍到凌晨,然后要么收工,要么去另一個片場討論接下來的工作。


你能詳細說明《深海浩劫》的創建過程嗎?

搞定鉆井是一個大難題。問題是我們能了解到的鉆井相關資料少得可憐。藝術指導克里斯?席格斯(Chris Seagers)和他手下的研究助理、美術師團隊想盡一切辦法、利用手頭上的一切資源、拼湊出一個方案。《深海浩劫》本來搭了一座非常相近的姐妹鉆井,我們原打算爬上去俯拍幾個微距鏡頭,但是,石油行業的業內人士認為這么做會引起爭議,于是我們只能作罷,連航拍鏡頭也沒拍。

有了藝術設計部門的資料以及一個很不錯的模型作為基礎,工業光魔的團隊開始有條不紊地創建、上色。我們不確定會用到鉆井的哪一部分,于是,他們把整個鉆井都做了出來。作為完整的CG資源,由于分量太重,鉆井無法做整體處理,于是我們把鉆井分為一段一段,稱之為“嵌套資源”,分別由軟件進行處理。運用這一技術,我們可以輕松控制任何一個部分的細節層次。

《深海浩劫》有不同程度的破壞場面,所以,我們畫了非常細致、破壞程度不一的火燒圖和泥漿圖。導演他希望鉆井任何一處的鏡頭都經得起細看,由于沒有真鉆井供拍攝,我們只能依賴CG模型來做接圖和虛擬地理拍攝。
真特么壯觀!這個場面是我今年看過最震撼的視效之一
這座巨大的平臺,哪一部分是創建起來最復雜的,為什么?

我認為轉臂起重機是最復雜的。它的特點是非常重,而且出鏡最多。有干凈的、裹滿泥漿的、著火的、熔化的、最后四分五裂的……這些狀態都會在電影里出現,而且既有特寫鏡頭,又有遠景。基本上全都是帶一些布景的平面,要逼真,要看起來不像是電腦生成的,像這種簡單的平面結構,往往是最難做到的。

藝術設計部門搭建了一部分實景,你是如何將你的模型融入進去的?

事實上,藝術指導搭建的實景是真實大小的85%。主要分為三個景。一個是鉆井平臺區域,一個是主甲板,還有一個是救生艇甲板和直升機停機坪(下面有一個巨大的水缸)。

由于工作的性質,我們很少能在一次拍攝中同時使用幾個景,于是只能用接圖。幸好,我們預判到這種情況,早有準備。我們有工業光魔的激光掃描儀,可以在制作過程中仔細掃描布景。再加上藝術設計部門制作了與布景布局極為一致的模型,這樣我們就有了一個非常靠譜的參照對象。藝術設計團隊另外一個極有價值的東西是一本冊子,上面詳細記錄了搭建過程中使用的每一種顏料和材料。這些都為我們的工作打下了扎實的基礎。

有許多水下鏡頭。你能說一下它們的創作過程嗎?

所有的水下鏡頭,除了馬克跳下鉆井以后的,全都是CG鏡頭。大部分水下鏡頭是在我們的倫敦工作室完成的,視效總監是莫漢?里奧(Mohen Leo)和約翰?加洛韋(John Galloway)。這些鏡頭對于電影來說至關重要,其中有一點就是要引入防噴器這個概念(Blow Out Preventer,縮寫為BOP),這一裝置的作用就是防止爆裂或者防止爆裂的時候失控。

故事情節中,麻煩就是因防噴器而起,因此,用鏡頭語言解釋這一裝置、制造視覺上的緊張氛圍是極為重要的。只有視覺上可信,才會有緊張的感覺。事實上,海底世界是非常精彩的。幸運的是,我們在再現海底世界時找到了許多有價值的參考。每一個CG鏡頭都要有許多許多層細小的泡泡、淤泥、漂浮的海藻和模擬水流,才能在影像中形成微妙的形變。判斷漫散級數和色彩衰減級數是專門的學問,但通常會為了情節的易懂程度和敘事方式進行創造性的微調。一旦故事中的故障出現,我們就模擬海底一次次微小的壓力噴發。地面上也要模擬同樣的動靜,噴出泥土、淤泥、泡泡和小泡泡。
真特么壯觀!這個場面是我今年看過最震撼的視效之一
這部電影中有大量的視覺特效模擬。你是怎么處理這些模擬的?

鉆井位于墨西哥灣中央有一個好處,你處理的區域是封閉固定的。我只要把《深海浩劫》的劇照打印到海報那么大,用記號筆標出火源的位置。然后,就可以把圖片導入Houdini軟件,生成源顆粒,導入Plume、我們的專利圖形處理器模擬渲染工具。一旦進入數碼世界,鉆井就不用再動了,等到我們得到滿意的火景效果,就把模擬好的東西放入流程向攝制組開放,凡是鏡頭中有該部分出現,都可以調用模擬效果。當然,鏡頭總是需要微調,但這套方法還是很管用的。

你是怎樣運用Plume、Fracture之類的內部軟件的?

Plume用得非常多。只要是跟火有關的,我們都會使用Plume. 這部電影里,我們把Plume用到了極致。幸好,這套軟件穩定迅速,允許我們日以繼夜處理大量火景鏡頭。新版Plume最大的改進是增強散射模型應用(不確定,原文為enhanced scatter model implemented)。Plume的另外一個好處是可以持續輸出低分辨率模擬效果,讓燈光技術指導用于互動燈光。

本片中有沒有使用微縮模型?

沒有用過實體模型,不過整個布景倒是微縮的,但是也很大。

你是如何處理《深海浩劫》中若干大破壞場面的?

我覺得像這樣的電影很容易過頭。我們要營造混亂,但是在鉆井這樣一個環境,混亂中會夾雜著爛泥、火焰、碎片,還有一些事件。大多數時候,鏡頭切換很快,許多破壞、爆炸鏡頭會跟故事其它段落交切。一旦意識到只是為了爆炸而爆炸,就不會浪費太多精力去表現爆炸的背景、起因或者爆炸造成的破壞。


電影中有許多特技,你是怎么跟特技組合作的?

特技組太棒了,他們的壓力非常大,大多數工作其實是為視覺特效收尾,他們要跟特效組密切合作。有一個需要通力合作的特技就是主人公最后從鉆井上跳下來。為了讓特技演員和攝像師一起跳進水缸里,他們試驗了好幾遍,吊了無數威亞。所有的水下鏡頭和水上鏡頭都是在水缸里拍的,這些鏡頭要合成在一起,帶給觀眾身臨其境的感覺。幸好,第二攝制組導演凱文?斯科特(Kevin Scott)是特技出身,他在策劃階段就非常好溝通,他明白后期制作有多重要。

關于邁克?威廉姆斯(Mike Williams)跳下平臺的鏡頭,你能多說一些嗎?

電影中有些一開始覺得好玩刺激、后來花了很長時間才完成的鏡頭,這個鏡頭正是其中之一。它被設計為一個長鏡頭,是邁克持續的經歷,先是讓人恐高癥發作,隨后又引發深海恐懼癥。一名特技演員吊著威亞跳下來,攝影師同樣吊著威亞跟特技演員一起跳下來,他們起跳的直升機停機坪下方21米處,是一個水深1.5米的水缸。由于水太淺,我們只能讓演員入水幾英尺。下落過程很難拍,因為是晚上,又是在晃動的水面上。為了讓觀眾體會到真正的恐高,必須讓他們看清楚有多高有多深。但是,黑夜和水抵消了縱深感,于是我們引入碎片和火,解決這一問題。下落過程中穿過好幾層碎片和火,然后,水下鏡頭是用潛水船在試驗池中拍的。試驗池深5米,剛好夠模擬深水運動。然后,演員出水的鏡頭是在鉆井下方1.5米深的水缸中拍攝的。這是電影中最長的一個長鏡頭,由于要重建、拼接、合成,這個鏡頭幾乎貫穿了整個后期制作的時間。

為了鉆井上的最后一跳,我加了好幾個夜班。拍攝方法是個問題。由于是一次過,我們所需要的東西,幾乎沒辦法抓取,所以我們只能自己來做。為了讓它看起來天衣無縫,我們做了大量的工作。我相信工業光魔的人有能力把它做得盡善盡美,但是,我還是因此失眠了。



文章內容來自:影視工業網

文章分類: 行業資訊
在線客服
 
 
 聯系方式
公司座機:0755-84678969
直線電話:13622377718